西府海棠

嗯……全职粉一枚,韩张江周伞修双花方王林方楚苏昊皓肖翔双鬼方魏喻黄乃是真爱,不拆不逆
cp重症洁癖患者,黑塔唯我法加、盗笔唯我黑花、哑舍唯我赤锁、龙族唯我恺楚。
男神张新杰 张佳乐 苏沐秋 王耀 江波涛 解雨臣 刘皓 马修 老板 芬格尔
韩张江周痴汉粉,伞修双花忠实粉,楚苏昊皓真爱粉
邱非方世镜伊万小迷妹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那年四月,初春阳光,斑驳花影
这里澹宁,各位好

人生八苦之年岁如霜(韩张)

生贺
好吧,  说是生贺,却跟生日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的锅我的锅
张副生日快乐!!!

  张新杰在接到来自国家队的邀请电话时,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他并不反对粉丝所说的“荣耀第一牧师”这一称号。出于礼节和好奇,他问了问国家队的的成员。叶修?这个老妖怪又回来了?不过也是,他可是荣耀之神,不是吗?随着电话那边工作人员说出的名字,张新杰也在心里一个个对上了号。只是……国家队有多少人?为什么……没有队长?张新杰终究是忍不住,问:“为什么没有韩队?”那边的人似是有些惊讶,好像没有想到张副队会问这样一个问题,迟疑许久后才回答:“韩队说……他老了……年轻人的舞台,他不适合参加了。”
  张新杰一瞬间有了挂断通话去质问韩文清的冲动。他想问的问题很多:叶修都参加了,为什么你不参加?世邀赛是国际的舞台,你为什么不愿加入?你还年轻,你还不算老!更重要的是,你要我一个人,在那个舞台上战斗吗?但多年当副队带来的良好素养,让他抑制下了这股冲动。礼貌地道谢后,张新杰挂断了电话。缓缓地放下手机,慢慢倚在床沿,身侧忽地生出一股凉意。
  他是几岁知道韩文清的呢?张新杰想。当年他不过是个高中生,在同学的耳濡目染下了解了荣耀,那时联盟不过成立一年有余,嘉世还未卫冕,而叶修,这个当时还叫叶秋的人,已是一冠在手。可张新杰却在狂热的同学买来的海报中,一眼看到了韩文清,这个还没被人暗地里称作“黑面神”的未来拳皇当时也只有十九岁而已。他的眼神很犀利,脸部轮廓也很分明。张新杰这样想道:他的帐号卡叫什么?大漠孤烟?有长河落日吗?张新杰突然笑了,因为他天马行空的想象。
  张新杰撑着床沿,想要站起身来,不出意料的,眼前一片晕眩。果然不该坐太久啊……张新杰苦笑着,叹了口气,走吧,还是去找队长问一问原因好了。
  “叩叩叩”“队长,你在吗?我是张新杰。”许久之后,都没有人来开门。没有人?张新杰揉了揉眉心,向着青训营的方向走去。队长……老了吗?他不过而立之年,可在荣耀这个圈子里,他已经是个老人了啊。张新杰叹了口气,顷刻后,却又是自嘲地笑了起来。今天,叹气叹了几次了?算了,不想数了。就这样吧。
  走到青训营门前,果然,韩文清在这儿。一推开门,他便看了过来,张新杰招了招手,轻声道:“队长,我找你有事。”韩文清皱了皱眉,本就严肃的神情顿时有些恐怖,吓得他身旁的男生手抖了抖,一次训练,失败。男生哭丧着脸,满脸抑郁。张新杰不由发笑,走上前去,轻声安慰了几句,便跟着韩文清走出门外。
  “新杰,什么事?”“文清,我……”张新杰想问的很多,可此时,却好像都哽在喉咙里,一句都问不出。张新杰闭了闭眼,终是张口问道:“队长,你……不去参加世邀赛吗?”声音很轻,却带了一种他自己都尚未意识到的颤抖。
  韩文清愣了愣,似是没想到张新杰在知道后会是这个反应。过了一会才回答:“是,我老了……”话还没说完,便被张新杰有几分哽咽的话语打断:“叶修都参加了,为什么你不参加!你还年轻,你还不算老!你要我一个人,在那个舞台上战斗吗?”
  新杰有几分崩溃,这是韩文清所没有想到的。他伸出手,微微搂住张新杰,他很清晰地感受到,张新杰的脊背在颤抖。他有些心疼,他不能陪着新杰了,因为他真的,不再是当年那个不怕岁月流逝的韩文清了。拳法,对手速,手的灵敏度要求都很高,而他却每年都在下降。
  与其在世邀赛上大杀四方,还不如,带领霸图得到下一个冠军。韩文清是这么想的,他也是这样告诉张新杰的。感觉到怀中人的情绪一点点趋于稳定,韩文清吻了吻张新杰的额头,轻声道:“我无法站在那个舞台上和你一起拼了,所以,你要连着我的份一起,把冠军拿下!”说罢,便紧紧拥住了张新杰,然后,转身向训练室走去,他知道,张新杰在他身旁,不管是在游戏里,还是战队,抑或是他们的爱情,都是如此。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的背影,忽然地想起了小时候,祖母在他耳边吟的那首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张新杰轻声念着,眼角,似有一滴泪珠划过……

                                                                        --何詹宁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