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府海棠

嗯……全职粉一枚,韩张江周伞修双花方王林方楚苏昊皓肖翔双鬼方魏喻黄乃是真爱,不拆不逆
cp重症洁癖患者,黑塔唯我法加、盗笔唯我黑花、哑舍唯我赤锁、龙族唯我恺楚。
男神张新杰 张佳乐 苏沐秋 王耀 江波涛 解雨臣 刘皓 马修 老板 芬格尔
韩张江周痴汉粉,伞修双花忠实粉,楚苏昊皓真爱粉
邱非方世镜伊万小迷妹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那年四月,初春阳光,斑驳花影
这里澹宁,各位好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狐微大佬

狐的微语:

由于个人的QQ账号问题,


之前的狐的微语已经被销号了。


找不回来的那种,


所以狐只能重新开始了。




会尽快把文章整理过来的。


(昨天晚上折腾了一晚,把东西备份好了。)


没有想到今天会发生会这样的事情……



[伞修]一世无双(迟到的生贺)

这是前天在群里面说过的梗,很不好意思今天才更。皇帝苏x国师叶,知道的千万不要说出来。算是给叶修迟来的生贺啦,生日快乐叶不羞!!!

  “沐秋,你看,入夜了”一身黑衣的苏沐秋无奈的看着仰躺在屋脊上的叶修,不知道是把他从屋脊上拎下来好还是上去陪他,最终却还是收了收衣袖,脚上几个轻点,站到了浮远堂的屋顶上。一手夺过叶修手中的茶,苏沐秋便吻了上去。叶修毫不意外地回应着这个吻,将口中的苦茶香气都渡给了身上人。
  苏沐秋侧过身,左手任叶修枕在脑下,右手随意搭在一边,也如叶修一般躺在屋顶上。叶修慵懒的声音自身边传来:“怎的,皇上今日如此有空,竟来了微臣此处?”“今个不是你生日么?国师日夜为国操劳,朕过来看看你。”苏沐秋温和的回答。“哦。”叶修似是有些困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抱着苏沐秋的腰就要睡去。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侧脸,有些泄气,前一阵他们俩事情多,先皇的那几个臣子他好不容易算是处理完了,喻文州又为了那个黄少天病倒了,当年就不应该顺着他让他跟黄少天在一起!苏沐秋有点气闷,方士谦又回药王谷去找师弟了,张新杰也是大病初愈呆在江南由韩文清护着,喻文州还只能让叶修去看看。
  “叶修我是个男人啊……你怎么就这么狠心让我忍着?半个月了好不好……”苏沐秋一边小声抱怨着,一边戳着叶修腰部的痒痒肉。叶修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将在自己腰上挠痒的手抓了个现行,略带几许惫懒地叹道:“皇上如此血气方刚,微臣怕是要算上一卦,看看天下女子,何人能为皇上分忧啊。”倒是让人想起了刚睡醒还没露出爪牙的猫儿。
  苏沐秋没好气地将叶修一把搂在怀里:“算了吧,京城中的女儿家,要么是有婚约,要么就已经暗通款曲 。倒是这叶家长子,颇具皇后之相。”这话说到后面,已然带了几分轻佻的意味。“嗯,好巧,微臣也这么想。不过呢,这叶家长子啊,只愿意做皇帝的国师,而不愿意做那皇后啊。”
  苏沐秋在叶修额上印下一个吻:“叶修,你当初到底是为什么才看上了我?”“嗯……”苏沐秋见叶修又没回答,叹了口气,抱起叶修便要回屋。“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所有我见过爱过的山川与河流。”叶修有些倦意的声音,瞬间让苏沐秋愣住了。“怎么?皇上不考虑与臣共眠枕榻,度良宵么?”
  叶修抱住苏沐秋的脖颈,给了他一个绵长而湿润的吻。分开时,甚至拉出了一条淫靡的银线。苏沐秋倒是满不在乎,还伸出舌头去舔了舔叶修的唇瓣。饶是叶修平日里脸皮实在是厚,这是也不由得红了脸。
  “国师大人点起的火,便由国师来灭好了。”苏沐秋抱着叶修走进屋内,笑得仿佛一只偷了腥的猫。

想看肉是不是?等我中考完吧……
啊欧欧西

致歉

  对不起,各位,最近情绪不太稳定,受了点伤。偶然听到同学给的形容:活死人……所以更文的事情可能推后。
  今天晚上会跟一篇 新世界 ,但是 昨夜 会删掉,因为没有手稿,所以对它不是很满意。
  真的挺对不起的,抱歉。

求本

求疾妄太太的《一觉醒来这是怎么了》!!!!
很严肃的求!!!

啰嗦一下好了

前一阵手机坏了,lof和存稿就一起没了……靠
不过没关系,我有语音输入,不怕

当新世界的大门打开时(2)

短小,ooc!!ooc!!
取名废啊……

  靠在楚云秀肩上,盯着手上的橙汁,愣了许久后,苏沐橙轻声说道:“秀秀,下午陪我去南山吧,我要告诉哥哥,我和叶修都进了国家队。”感到楼在腰上的手骤然收紧,然后放松,耳边传来温和而饱含安慰的女声:“好,我陪你。”下一刻,身体便被摆直,前一秒还温柔的女声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但首先,应该吃完你的面,我并不想再一次在睡梦中接受一个妹控的质问!”苏沐橙只当这是句玩笑话,也笑眯眯地开始吃起了自己的面。
B市:
  “臭小子终于肯回来了!”站在巨大的办公桌前,叶父看着面前显出一副倦态的大儿子,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成,你也是弄出了番事业,记着没拿冠军,别回来见我。”叶修终是以玩世不恭的语气开了口:“那还真是抱歉啊,您以后见我的日子还长着呢。”不错,拿着你的行李,去吧。”“知道啦,老爹。”叶修拿上放在门边的行李,往肩上一甩,向门外走去。几秒钟后,一个脑袋从大门口探了进来:“那啥,爹,我钱包放哪儿了?身份证呢?”
联盟职业选手聊天群
【鸾辂音尘】嘿,姐妹们,快来看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www.gtkbflu.com
【叶下红】小戴,你也看到这篇文吗?这个叶前辈好诱受我也想上了他!!!
【夜雨声烦】看本剑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速点开了这篇文
【百花缭乱】……靠
【王不留行】这是什么?(惊恐脸.jpg)
【一枪穿云】...…戳
【无浪】我不想翻译了以及我也很想自戳双目
【一叶之秋】啥
【索克萨尔】突然很想知道叶前辈看了这篇文之后的反应呢^_^
【冷暗雷】+1 喻队难道没有代入感吗
【海无量】+2 讲真一想到这场景我就浑身恶寒林大大求安慰@冷暗雷
【千叶若离】+3 亲爱的小戴和非姐,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错屏了吗!
【鸾辂音尘】我现在删还来得及吗QAQ
【石不转】+4 来不及了@生灵灭 肖队,请管好你队里的人
【零下九度】+5 这时候我就很庆幸,我霸图没有妹子了
联盟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喻家剑圣】小戴发的是什么东西啊all叶是什么鬼啊队长你不会真的丢下我跟叶不羞跑了吧@黄氏白斩鸡 不会吧不会吧这个群名片怎么越变越魔性了谁干的这么智障?一定是老叶那个臭不要脸的还是队长最好了文州爱你哟么么哒
【孙家fafa】黄烦烦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啊!你恢复了我还没恢复过来啊!什么叫做“叶修魅惑一笑”啊!什么叫做“叶修投来了一个略带几分羞涩的眼神”啊?妈的我受到了1万点惊吓@乐氏养花户 大孙求安慰QAQ
【林家点心】讲真的,我看到一半的时候鸡皮疙瘩都起一身了老林抱着我都抵御不了那股恶寒@方氏斯文人 老林,我的奶茶呢不要芋圆
【韩家闹钟】祝林前辈在H市玩得开心。张佳乐,你在B市?@孙家fafa
【黄氏白斩鸡】少天行李我清好了哦^_^别玩手机了,快来看看还要带些什么@喻家剑圣
【方家当归】喻文州你真宠那个话唠@王氏中草堂 你怎么就从美国飞到苏黎世了
【孙家fafa】大孙在B市嘛所以我就不回Q市了哟,副队替我请个假吧@张氏钱包脸@韩家闹钟 哎哟不行你俩这名字我看一次笑一次hhhhh
【王氏中草堂】对啊,亲爱哒小队长,我在苏黎世等你哦~~
【方氏斯文人】坚果葡萄干椰果你要哪个(勾搭.jpg)
【韩家闹钟】张佳乐你在B市记得训练。@孙家fafa 以及林前辈你确定你点的是奶茶,而不是烧仙草?@方氏斯文人
【林家点心】老林我要葡萄干和椰果!有蜜豆吗?@方氏斯文人
【乐氏养花户】我会管好他的@韩家闹钟
【方氏斯文人】有啊@林家点心 相信我张副这并不重要,毕竟锐锐点的是双皮奶@韩家闹钟
【吴氏忠犬攻】你们都跑题了呀啊(无力.jpg)
【李家女王】李轩你又对我的群名片做了什么!!(崩溃脸.jpg)

啊崩了崩了QwQ
求不打(捂头)

关于“当新世界大门打开时”

  哦说一下关于“当新世界大门打开时”,这篇文章的设定,首先ooc;然后这是半聊体半现实,可能会有一些论坛体的内容;然后时间线为第十一赛季后之世邀赛夺冠,夺冠回归后集体出柜,全篇秀恩爱。伞哥前半段以灵魂体形式出现,可在梦中出现(不要问我他跟叶修做了什么);涉及到的西皮就是我在首页上写的我萌的那些啊,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西皮。
  嗯,如果有一些你们不清楚的可以在评论里提问题,我会作为这篇文章的番外写完后集结起来公布。
  好的谢谢www

当新世界的大门打开时(1)

又名“求小戴的心理阴影”
ooc!ooc!
荣耀属于他们,全职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伪all叶,楚苏,一句话方王
可能是个长篇?

【联盟八卦组】
【写手戴】非姐国家队名单出来了我好兴奋!!!@画手非
【画手非】我也很兴奋啊!你说他们在B市集训的时候我要不要给叶前辈带点冬虫夏草去?总觉得叶前辈会肾虚啊
【透明钟】韩前辈都没去 叶前辈应该没那么容易肾虚吧?以及非姐你为什么要带冬虫夏草啊 @画手非
【画手非】(骄傲脸.jpg)这你们就不懂了“冬虫夏草治肾虚,王不留行治痛经”在我大微草可是人人皆知的存在
【姐姐舒】听着怎么跟微草那“治疗之神”和你们队长是一对似的O_o
【八卦迅】他们俩不本来就一对吗
【写手戴】不阿舒别这样说好的all叶一万年呢
“【八卦迅】撤回了一条消息”
【姐姐舒】不我拒绝all叶 风all大法好!楚all万年!!
【透明钟】等会迅哥儿你刚刚说了啥
【强势柔】阿舒风all和楚all是什么(好奇脸.jpg)
【八卦迅】并没有什么刚才只是手滑(蜜汁微笑.jpg)
【单身明】女神女神看这里!!
【妹妹舒】就是风城烟雨总攻和楚队总攻啊 姐妹们吃我安利吗www
【写手戴】(怀疑的眼神.jpg)
【嗑瓜沐】小明你一定是给柔柔设了特别关注2333
【女王秀】车上别看手机对眼睛不好 可欣可怡你们在干什么@姐姐舒@妹妹舒
【女王秀】我不过是离队了一趟,你们居然在yy有关我的cp!!!(内心崩溃.jpg)
【老板果】沐沐你一早请假原来是为了和楚队一起出去玩啊
【姐姐舒】女王大人我们错了……等等队长你在H市@女王秀
【妹妹舒】女王大人我们马上改……等等队长你跟苏队在一起@嗑瓜沐
【嗑瓜沐】果果怎么啦 你不是也要跟柔柔一起逛街吗
【女王秀】我打算直接从H市去B市 今天和沐沐一起去逛街啊 怎么?李华没说吗
【强势柔】没什么啦,只是果果今天看见了一件很奇怪的事而已
【姐姐舒】队长啊队长你还是太天真了啊
【妹妹舒】像副队那种有了男朋友就不要队友的人
【老板果】沐沐我跟你讲哦 莫凡今天对着他QQ笑了好久呢,吓死我了
【姐姐舒】副队他和兴欣的莫凡搞上了啊!!!
【妹妹舒】是不会管我们的啊!!!
【透明钟】What!( 吓得我狗粮都掉了.jpg)
【老板果】很好,我兴欣只有小安一个直男了(冷漠.jpg)
【写手戴】等等,我不就暗搓搓地祝愿了一句“愿没人跟跟队长抢叶前辈”吗?怎么成这样了?喵喵喵?
【画手非】我一直以为莫凡是我王队的情敌之一来着!!!
【单身明】什么叫兴欣只有一个直男啊@强势柔
【嗑瓜沐】这三个兴欣的你就@一个柔柔 小戴我觉得你应该把这孩子的群名称改成痴汉明23333 以及可欣可怡,你们亲爱的队长在试衣服还没看到你们的消息@姐姐舒@妹妹舒
【强势柔】抱歉刚刚不在 果果的意思就是说兴欣其他男生都是弯的哦
【写手戴】哈哈我就知道 所以各位你们吃我all叶安利吗?肖叶挺不错的 入坑我带你哦!@全体成员
【单身明】 没关系没关系的女神你好温柔啊QwQ
【八卦迅】噗肖叶
【女王秀】 噗all叶 @姐姐舒 没事不用理李华 @妹妹舒 他要是秀恩爱过头了就把他拖下去斩了
【姐姐舒】是!女王大人
【妹妹舒】遵命!女王大人
【嗑瓜沐】秀秀你可别让我战队的人守寡啊
【女王秀】放心不会的 你要吃什么
【八卦迅】蜜之眼瞎
【老板果】对了,沐沐,你知道叶修在哪吗?
【嗑瓜沐】他啊?回B市了吧 云秀我要橙汁!
【画手非】看我王队吗?果然王叶大法好。
【嗑瓜沐】非儿啊 叶修家在B市啊!他当年只是离家出走来了H市而已
【单身明】等会儿群主,你为什么会认为是肖叶!?!?@写手戴
H市:
  “给你要的橙汁。”“啵~云秀最好了么么哒!”“好啦好啦快点吃饭啦!” 苏沐橙手拿着橙汁,看着面前精致得仿佛艺术品般的乌冬凉面,心情颇好的问道:“ 你说小戴要是知道联盟那些真正的cp会是什么反应? ”“ 肯定会先疯一阵,然后让李迅去刺探情报,她来写本子啊!”“怎么办我越来越心疼迅哥儿了。”“ 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好吗?只是一直没有告诉小戴而已。”
  楚云秀搅拌着面前的咖哩饭,就着苏沐橙手中的橙汁喝了一口,又淡定地开口道:“你难道觉得叶修会喜欢联盟中的任何人吗?” “当然不会!我相信叶修哥心里只有哥哥!”苏沐橙气哼哼的替自家哥哥宣示主权。 “他要是有这个想法,一定会被鬼压床!”戳了戳苏沐橙气鼓鼓的包子脸,楚云秀很不给面子的笑道:
“我要是现在拍张照发微博,那评论肯定又是些什么'联盟女神苏沐橙入选国家队却满脸懊恼’啊,'论兴欣烟雨两大女队长不可不说的那些事’什么的了。”“ 我不管,反正你是我的。”

崩了,啊
莫凡和李华的cp名叫什么?

有关人生八苦

  好吧好吧,其实这就是那个我当年说过的八千字大坑……【汪的一声哭了出来.jpg】
  目录如下:
1.生:生而为王(方魏)
2.老:年岁如霜(韩张)
3.病:无可药救(双花)
4.死:死难复生(伞修)
5.爱别离:爱已别离(方王)
6.怨长久:此怨长久(昊皓)
7.求不得:求而不得(肖翔)
8.放不下:不愿放下(楚苏)
嗯……加油……

人生八苦之年岁如霜(韩张)

生贺
好吧,  说是生贺,却跟生日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的锅我的锅
张副生日快乐!!!

  张新杰在接到来自国家队的邀请电话时,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他并不反对粉丝所说的“荣耀第一牧师”这一称号。出于礼节和好奇,他问了问国家队的的成员。叶修?这个老妖怪又回来了?不过也是,他可是荣耀之神,不是吗?随着电话那边工作人员说出的名字,张新杰也在心里一个个对上了号。只是……国家队有多少人?为什么……没有队长?张新杰终究是忍不住,问:“为什么没有韩队?”那边的人似是有些惊讶,好像没有想到张副队会问这样一个问题,迟疑许久后才回答:“韩队说……他老了……年轻人的舞台,他不适合参加了。”
  张新杰一瞬间有了挂断通话去质问韩文清的冲动。他想问的问题很多:叶修都参加了,为什么你不参加?世邀赛是国际的舞台,你为什么不愿加入?你还年轻,你还不算老!更重要的是,你要我一个人,在那个舞台上战斗吗?但多年当副队带来的良好素养,让他抑制下了这股冲动。礼貌地道谢后,张新杰挂断了电话。缓缓地放下手机,慢慢倚在床沿,身侧忽地生出一股凉意。
  他是几岁知道韩文清的呢?张新杰想。当年他不过是个高中生,在同学的耳濡目染下了解了荣耀,那时联盟不过成立一年有余,嘉世还未卫冕,而叶修,这个当时还叫叶秋的人,已是一冠在手。可张新杰却在狂热的同学买来的海报中,一眼看到了韩文清,这个还没被人暗地里称作“黑面神”的未来拳皇当时也只有十九岁而已。他的眼神很犀利,脸部轮廓也很分明。张新杰这样想道:他的帐号卡叫什么?大漠孤烟?有长河落日吗?张新杰突然笑了,因为他天马行空的想象。
  张新杰撑着床沿,想要站起身来,不出意料的,眼前一片晕眩。果然不该坐太久啊……张新杰苦笑着,叹了口气,走吧,还是去找队长问一问原因好了。
  “叩叩叩”“队长,你在吗?我是张新杰。”许久之后,都没有人来开门。没有人?张新杰揉了揉眉心,向着青训营的方向走去。队长……老了吗?他不过而立之年,可在荣耀这个圈子里,他已经是个老人了啊。张新杰叹了口气,顷刻后,却又是自嘲地笑了起来。今天,叹气叹了几次了?算了,不想数了。就这样吧。
  走到青训营门前,果然,韩文清在这儿。一推开门,他便看了过来,张新杰招了招手,轻声道:“队长,我找你有事。”韩文清皱了皱眉,本就严肃的神情顿时有些恐怖,吓得他身旁的男生手抖了抖,一次训练,失败。男生哭丧着脸,满脸抑郁。张新杰不由发笑,走上前去,轻声安慰了几句,便跟着韩文清走出门外。
  “新杰,什么事?”“文清,我……”张新杰想问的很多,可此时,却好像都哽在喉咙里,一句都问不出。张新杰闭了闭眼,终是张口问道:“队长,你……不去参加世邀赛吗?”声音很轻,却带了一种他自己都尚未意识到的颤抖。
  韩文清愣了愣,似是没想到张新杰在知道后会是这个反应。过了一会才回答:“是,我老了……”话还没说完,便被张新杰有几分哽咽的话语打断:“叶修都参加了,为什么你不参加!你还年轻,你还不算老!你要我一个人,在那个舞台上战斗吗?”
  新杰有几分崩溃,这是韩文清所没有想到的。他伸出手,微微搂住张新杰,他很清晰地感受到,张新杰的脊背在颤抖。他有些心疼,他不能陪着新杰了,因为他真的,不再是当年那个不怕岁月流逝的韩文清了。拳法,对手速,手的灵敏度要求都很高,而他却每年都在下降。
  与其在世邀赛上大杀四方,还不如,带领霸图得到下一个冠军。韩文清是这么想的,他也是这样告诉张新杰的。感觉到怀中人的情绪一点点趋于稳定,韩文清吻了吻张新杰的额头,轻声道:“我无法站在那个舞台上和你一起拼了,所以,你要连着我的份一起,把冠军拿下!”说罢,便紧紧拥住了张新杰,然后,转身向训练室走去,他知道,张新杰在他身旁,不管是在游戏里,还是战队,抑或是他们的爱情,都是如此。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的背影,忽然地想起了小时候,祖母在他耳边吟的那首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张新杰轻声念着,眼角,似有一滴泪珠划过……

                                                                        --何詹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