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府海棠

嗯……全职粉一枚,韩张江周伞修双花方王林方楚苏昊皓肖翔双鬼方魏喻黄乃是真爱,不拆不逆
cp重症洁癖患者,黑塔唯我法加、盗笔唯我黑花、哑舍唯我赤锁、龙族唯我恺楚。
男神张新杰 张佳乐 苏沐秋 王耀 江波涛 解雨臣 刘皓 马修 老板 芬格尔
韩张江周痴汉粉,伞修双花忠实粉,楚苏昊皓真爱粉
邱非方世镜伊万小迷妹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那年四月,初春阳光,斑驳花影
这里澹宁,各位好

原创,梗来自初恋,过年时因为他哭了一晚……

  “他回来了呢!”戏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不说话,只是笑笑,心想:我比你们都先知道啊,关于他的一切,我都知道的。却还是站起了身,向门外走去,对着那个笑容温和的男孩轻声道:“欢迎回来,老班长。”你也是我心中,永远的班长。她在心里默念。
  从小,她就是那种乖张的女孩,外表看起来乖巧可人,内心却始终有着一座活火山,仿佛随时会爆发。7岁的生日那天,戴上了眼镜,阴郁的情绪从心底滋生,面色阴沉得让人不敢靠近。他走过来了,轻声问道:“你怎么了?”他们是不太熟悉的,只是认识,除了知道对方名字外,什么也不知道。可是,那句轻声而温柔的问话,却将他们在一瞬间拉近。她突然觉得自己阴暗的内心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里面有了一缕阳光,和一个温柔俊秀的男孩。
  她开始努力的去了解他:他很优秀,她知道;他的生日,她知道;他是班长,她知道;他爱笑,她知道;他喜欢0.5的黑笔,她知道;他喜欢阅读,她知道。我在努力的追赶他,小学的内容很简单,再一次考试之后,排名单上,他的名字在第一个,而她,在第二个。她看着那个排名,傻笑了好久。
  数学老师说她有进步,叫她去自己家吃饭,他也去了。老师走得比较快,于是,她跟他走在了一起。她把手放在口袋里,轻轻地呼气,不敢和他说话,却没想到,先开口的,是他。他说,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那是开学的第一节课,那时,他6岁,她却只有5岁。5岁的小小女孩,还很天真。不愿意听老师的讲话,在偷偷地抠着桌角,然后又发起了呆,最后竟是悄悄的睡着了。他看得想笑,觉得这真是个小孩子,却突然想起他也只有6岁。
  她有些微微的开心,他居然知道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好高兴啊,她面色微红的想着,自己喜欢的人也知道她,真好!她看着他的侧脸,偷偷的傻笑。
  到老师家了,老师去做饭,让他们等等。她不敢和他坐一起,便在老师家里乱转。他却突然出声叫住了她:“你在干什么?”少年的变声期还没到,清脆的童声仍然稚嫩,却也有了日后的成熟。她有些心慌,胡乱答道:“没什么,就是看看。”他静了一会,忽然笑了,说:“你还是个小孩子呢!”她有些不服气,倔强地回复:“你不也是,还来说我!”他微微顿了顿,说:“你忘了,那一次,你还因为紧张叫我妈妈叫妈妈呢!果然没长大。”
  她也想了起来,他是教师子弟,妈妈就是自己的语文老师,上次点自己回答问题时,自己好像是因为紧张把“老师”叫成了“妈妈”……她有些崩溃的捂住了脸,他怎么还记得啊!!!
  她开始假哭,说他欺负她年纪小。他有点惊慌,近乎是手足无措地安慰着她。她放下手,眼睛亮亮地看着他,玩笑般的叫了声“哥哥”。他愣住了,竟是傻乎乎地应了声“唉”。
  我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让他把自己当妹妹,这样自己就可以跟着他了,只是……她有些郁闷,好想告诉他,她喜欢他啊……
  他们换了一个班,一起。他还是班长,她也听了老师的话,做一个可以辅助他的副班长。她跟他说,她也想当班长,她要挑战他。他笑着应了一声好,让她加油。她看着他的笑,忽然觉得耳根很热。她对自己说,加油,去追赶他。
  之后的每一次考试,不例外的,他第一,她第二。她不服,还是会不死心的挑战他,而他仍是温温和和的模样,对她说,加油,我的副班长。
  每次都是这样,直到他离开的那一年。
  她很慌张,心里反反复复的一句话:他走了,不理我了。期中如期而至,23名,我看着那个名次,心中一片冰冷。老师找了我谈话,旁边就是他妈妈。她看了曾经最喜欢的老师一眼,向班主任辞去了副班长的职务。给老师的理由是要好好学习,可真正的理由只有她自己知道:班长不是你了,我去争,又有什么意思呢?
  期末,预料中的第一。她静静地看着那个名次,却始终觉得,那个地方写的名字应该是他。
  她还是很喜欢他,一直一直,从未变过,从7岁那年的四月,直到现在14岁的二月。六年的漫长岁月里,她曾无数次想要忘记他,却始终无法做到。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那年四月,初春阳光,斑驳花影。
                                                                         ——后记

  这其实是个烂尾吧,毕竟我真的写不下去了,中途哭了三、四次因为这就是我自己的真实经历,我在打字的途中无数次将那个故事中的“她”打成“我”。
  他曾说,他的名字取自诸葛亮的“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所以我的圈名“澹宁”也取自这句话。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就像这篇文里写的,整整六年。

评论

热度(1)